雪落花中不知时

本命 倦收天、人觉非常君!大写加粗的颜控!CP只萌好看的(⑉°з°)-♡⑉°з°)-♡

《 如 梦 》 

人法   ooc我的    短文

私设斩魔录57集法儒穿越到青年瓜的时间线,时限为三天,三天内死不了,斩魔录完结为准,全部仙山。
一切ooc都是为了开车。
――――――――――――――――――――

没…死…吗?

君奉天看着头顶的晴天白云,心中疑惑,胸口传来阵阵钻心的痛感,提醒着他还活着,缓缓站起来,看着血流不止的胸口和早已成血糊糊的身体,不禁感叹:

这一剑真够狠的!

“为什么!吾还会流下眼泪,在那段黑暗的日子,吾不是早就发誓不在流泪,”

“为什么现在,吾还…!”

非常君抹掉止不住的眼泪,凶狠的说道: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了,从今后,非常君不会再为谁而痛苦”

君奉天诧异的看着泪流满面的人,内心震撼,他哭了?!

感受到目光,非常君抬头就看到一浑身是血的血人,震惊的看着自己,眉目一凝,冷喝一声,起手便攻,出手毫无保留,

君奉天见他攻来,欲抬手抵挡,然而早已失血过多又破损严重的身体,使他有心无力,

“噗……”

非常君全力一掌,君奉天重伤之躯承受不住,登时气绝身亡,

非常君见人已无生机,走上前细细打量他身上的伤痕,一剑直贯穿心口,下手之人够狠厉,这人看着有些熟悉,思索片刻不得结果,非常君再次确认人已死亡,便离开了,

君奉天模模糊糊中听到耳边波涛拍岸的声音,接着浑身刺骨钻心的痛意直冲脑髓,

“呃…呵…”

费力的睁开眼睛,看着似有些熟悉的地方,君奉天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发现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最后放弃了般叹口气,

死在同一人手里两次,君奉天你真是够了!

这时朦胧间,传来熟悉的声音,

“觉君觉君,你看这里有个人呐”

习烟儿看着血糊糊的陌生人说道,这个人可真惨,还能活着吗,

“习烟儿,我说过,不要靠近陌生人”非常君柔声说道,缓步上前。

听到非常君的声音,君奉天不知哪里来了了力气,蹭一下坐了起来,正对上非常君惊疑的双眸,

“是你!”

“非常君!”

习烟儿看看觉君,看看血糊糊的人,“觉君你们认识啊”

“……一面之缘”

他是如何知道吾之名?为何没死?又为何出现在这里?

碍于习烟儿在场,非常君也不能立刻询问,神色莫辨的把人抱在怀里,“先生,我先带你回去疗伤”

君奉天提着一口气,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失血过多让君奉天彻底没了力气,只能昏昏沉沉的任他施为,

君奉天再次恢复意识时,便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胸膛上摸来摸去,睁眼看去,便看到稍显稚嫩的清俊容颜和淡漠清冷的眸,

君奉天促然运转神皇之气,袭向非常君,却被他抓住双手摁在两边,

“你究竟是谁!”

如此纯粹的神皇之气只有玄尊拥有,不,还有一人,难道……,非常君看着那张略带婴儿肥的严肃脸,沉思不语,

“哼”

不愿回答,君奉天抬腿踢向非常君,被他再次挡回,几番交手后,君奉天感觉自己体力迅速流失,眼冒金星的躺在床上直喘气,

非常君看他终于消停了,挑挑眉,优雅的伸手,在他胸口的窟窿上一摁,刚绑好的绷带迅速被鲜血染红,

君奉天闷哼一声,冷冷的看着非常君不语,大有你可以再杀我一次的意思,

见他倔犟的眼神,非常君啧一声“还不说你是谁吗”

“哼,我与你无话可说”

“哦~是吗”

非常君掐着他的脖子,五指慢慢收紧,眼见着他满脸通红也还是一声不吭,够硬气,只是可惜了…还是要死的!

“觉君觉君,只有这一件衣服适合他穿了”

习烟儿拿着一件新衣服走了进来,就看到那人趴在床沿边狂咳,“觉君他怎么了”

“没事,刚醒来的关系,一会就好”停下给他顺气的手,非常君警告的看了他一眼,回头温柔的对习烟儿道:

“习烟儿,这不是我的新衣服吗”

“是呀,觉君,这件衣服你嫌有些大了,一直放着,我看就这件能给这位先生穿上,就拿来了”

走上前把衣服放好,见到他胸口渗出血迹“呀,觉君你看他又流血了!”

“嗯~,习烟儿你先去给客人熬药,再做点吃的,我为他再包扎一下”

“好的觉君”

关好门,非常君悠然的坐在桌子边,手指不紧不慢的敲着,半响,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看着亦静默不语闭目养神的人,轻轻缓缓却又坚定的说道:

“君――奉――天!”

君奉天猛然睁眼看向非常君,快速想到他也是父亲教导的,应也知道神皇之气,

“非常君……”

“你不必多说,这伤……”

话没说完,窗外赫然出现紫雷耀空,伴随着震天动地的轰隆雷鸣,响彻云霄,

两人心有所感,这是天道意志的警告,非常君起身,“……这伤挺重,你好好休息吧”

“非常君你……不该是这样”

说完,巨大紫雷直劈而下,觉海迷津掀起巨大海浪狂澜,暴雨倾泄,仿似要将这一片天地淹没般,

如果……如果现在引来天雷杀了他,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一切了,

非常君有一瞬间慌张起来,但很快便镇定下来,呵,比狠么,我又何曾惧怕过,冷静下来,顺着他的话语道“那我该怎样?”

沉静的走到君奉天面前,抚着他的下颚,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该做一名好好先生,老好人,还是……”

“住口!”君奉天极速捂住他的嘴,生怕他多说出一字,再泄露天机,

“呵~”似嘲讽的轻笑,非常君淡然的看着因激动,再次流血不止的人,不愧是重情重义的君奉天啊,呵~!

半刻过后,天地再复清明,君奉天颓然的放开手,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终究做不到啊!

感觉到那人又一次上起药来,看着非常君清秀俊逸的脸,想起他哭的样子,压着嗓子问道“你为何哭”

闻言非常君手一顿,冷凛的抬眸瞪着他,“你看到了”

“嗯,”

“想死,我成全你”运气于掌,非常君决定不留这人再存活一刻,

无视他的森然杀机,君奉天语气肯定而直接,“因为玄尊”

“你…”

“非常君,不要执着于他,他不值得”

非常君闻言一怔,一向沉静的脸上多了抹悲怆,握紧拳头,片刻后终说:“换衣吧,习烟儿该是做好饭了”

看着快步离去的人,君奉天若有所思,或许还来得及,

树下,非常君静静看着天边孤月,心思澄明,这条艰难的路,吾既早已踏上,就绝不会再回头,云海仙门,咱注定背道而驰。

至于那人,就看他有何作为。

两日后,君奉天身上伤势好了七七八八,但是身上内息闭塞,神皇之气也调动不起来,被非常君锁了个彻底,

摸摸有些发软的小肚子,君奉天豁然站起,不能再这样了,必须离开这里,那些人,就算再看一眼也是好的,

非常君端着精致小甜品放到他面前,一眼看穿他的心思,笑笑说道“决定要走了?”

“我…”

“放心,我不拦着你”随手指着觉海迷津,接着说道“只是要麻烦你从觉海迷津游到对岸了”

“你…!”君奉天气一窒,这人真是恶劣,明明以前……,哈…是了,都是假的,

见人低敛着眉眼,生闷气,非常君将点心推到他面前,“吃吧,吃完了我带你去”

闻言,君奉天一怔,“为什么”

非常君笑得和善,悠悠然说道“因为你是聪明人,而且也是有代价的”

“好”

目送那快意潇洒,肆意飞扬的两人远去,君奉天心中五味杂陈,到底也没去与他们相见,回头,看着即使在树荫下,依旧撑着伞挡住自己半边身子的人,内心更是复杂,

该如何做才能改变你的决定,非常君,走到他面前,看着他闭目养神,神情似笑非笑的,也不知老天给我多少时间,沉叹一声,“咱们走吧”

夜晚,明月高悬,映着觉海迷津朦胧水汽,明月不归沉静谧安然的如同世外之境,

君奉天半披着银发,手里拿着史经,一边是精致茶点,伴着朗朗微风,津津有味的看着,

非常君走进屋,就看到悠然自得的如同在自家的人,意味不明的笑了下,走过去,拿来他手里的书,挑起他的下巴,调侃说道“过的不错嘛”

拍开手,君奉天皱眉,“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休息”

“我来,索取我的报酬”

君奉天默默合计了一下自己现在所有的东西,发觉除了自己,什么都是这人的,这人打算要什么?

“要什么报酬”

非常君清亮的双眸迸射出迫人的欲望,幽深炙热且骇人,

“你”

(       https://shimo.im/docs/J4GAl467ApQe3BnD/ 《人法》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点链接     )

温热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君奉天脸上,使其茫然的苏醒,一时间,君奉天分不清今夕是何时了,身体酸软胀痛的仿佛不是自己的,身上是干净的,没有粘腻感觉,衣服被子都是新换的,还带有蓬松的草木香味,听着耳边轻微的呼吸声,君奉天艰难的转过来,看着搂着自己睡得正香的男人,

尚带稚气青涩的脸庞,已经有了几分日后飞扬耀目的俊美,沉静下来,则更多了几分温和无害的俊秀,此刻如孩童一般纯净无邪的睡颜,让人心生柔软,捧起一缕明黄色的头发,君奉天内心忍不住的想到,如果他不曾做过那些事,该是多好,

抬眼,正对上非常君精明透亮的双眼,君奉天一怔,想起昨晚上做的荒唐事,俊脸上浮现薄红,随后恼怒的瞪着他说道“你,简直不可饶恕”

“哈~君奉天,昨晚可是你求着我干你的啊,怎么能吃完不认账呢,我的少主大人”

“你!”

“哈~别气了,习烟儿应该备好膳了,咱们起来吧”

“哼”

拒绝不了的被非常君穿戴整齐,又抱到餐桌前用早已过了早上的早餐,

餐后,君奉天躺在躺椅上,盘算着自己现今的情况,内力被锁,武力不存,贯穿心口的那一剑虽然看似痊愈了,但是还能隐隐感觉到它的疼痛,提醒着它还在,现在的状况,对自己十分不利,非常君对自己明显防备严重,现在的他……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君奉天一时不查,被其瞬间吸入其中,消失不见,

非常君拎着新买的小吃食回来,就看到习烟儿焦急的团团转,“习烟儿,怎么了,在找什么?”

“觉君觉君,那个客人不见了”习烟儿指着躺椅说道“觉君走后,他一直躺在那里休息,我回头拿点东西,再转回来,他就没了!”

非常君闻言,静默的看着空空如也的躺椅上,最后微微一笑,
“习烟儿,东西你先放起来,那位客人应该是有事先走了,你不用担心”

非常君走到他面前,摸摸他的头,悄然运功,将习烟儿关于君奉天这几天的记忆全部消除,
“习烟儿,准备晚膳吧,吾饿了”

如梦方醒的习烟儿,高兴的应到“觉君你怎么买这么多小点心啊”

“哈~去吧”

“好吧好吧,觉君小心吃成个胖觉君哦~”说完,蹦蹦跳跳的便离来了,

非常君抬头,看着缓缓升起的弯月,
大梦一场终是空啊!

吾之路,注定孤绝!

―――

君奉天捂着血淋淋的伤口,缓步踏过迷雾,就看到玉逍遥现在不远处直挥手,旁边还有地冥和玉箫,疑惑的走过去,“这里是哪里?”

玉逍遥瞪了他一眼,“这里是仙山了,倒是你,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不是说好了…(balabal……)”

君奉天看着熟悉的人群,压下心底那一抹不知是何滋味的感觉,与众人一同离开,

原来,是梦一场!

――――

十数甲子后初见

非常君:不愧是法儒尊驾,人觉非常君久仰,

君奉天:列身玄黄三乘之名人,御命丹心君奉天有礼,

  客套了。

――――――――――完―――――――――

……我写的明明是人法,却做了一晚上法人的梦……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

三瓜聚顶!

我的瓜饺椒剧里同框了!!!

这已经完全超出三倍快乐的范围!!!

唉~这恐怕是最后一点糖了……

金觉君,黑觉君,还会有一个蓝觉君,
习烟儿你要哪一个觉君呢hhhhh

奶椒对瓜觉是想撒娇都不敢啊,超心疼!
青年瓜的目标已经定下了,奶椒注定攻略不了觉君,椒椒趁机多看觉君几眼,也多跟觉君学点心眼,别回头就被神棍骗了,
周郎你都把瓜虐成什么样了,就对椒椒好点吧,求你了!🙏️

话说,饺子可以确定是家族底层了233333

《 孽 之 缘 》  八

人天   君越  ooc我的

架空   私设如山  文笔渣   不喜勿入!

注:瓜饺椒烟为个体四人论

8

君奉天坐在池底懊悔不已,想着气愤离去的越骄子,心里说不出的懊恼,怎么就忘了他是鬼王呢,他身上的阴秽之气与自己的神皇之气相克,一旦相冲,必然是鱼死网破的结局,

君奉天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真是被欲望冲昏了头,也不知他现在如何了,

天界之人甚少提及秽阴山脉之事,这次若不是接到密信,得知秽阴山之人逾对天界不利,三鬼王更是要夺取夺天地之造化元果,报复世间,仙帝才会派人来调查考证,再做后续计划,而此事,疑点有三,

一是,秽阴山脉里的阴秽之气会同化山脉里的所有生物,而那天通风报信之人,并无此秽气,
二是,三鬼王之事是秽阴山绝密,六界知情者甚少,然而那人能将三人描绘的如此详细,不能不让人怀疑,
第三点,君奉天不禁回想起那天,无意间发现送信人鬼鬼祟祟的到来,这若是有意为之,那么,自己与玉逍遥来秽阴山,就未必是巧合了,

渡劫之事,因一些原因,父亲下了禁谕,众人从不多提,这次回去需要好好查探一番了,

拿出私藏的一缕蓝发,君奉天思绪万千,

就在这时,传来开门的声音,君奉天立刻站起来,就看到玉逍遥左盼右顾的身影,不由有些失望,

“……君奉天你啥意思啊,看到我很失望!”玉逍遥被他大失所望的神情气着了,和着想见的还不是我,

“不是,”看着不该在此时出现的人,君奉天皱眉问道“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哎呦~现在和前几天不一样了,形式紧逼,路上再说,咱们快走”

拿出神谕,斩断铁链,玉逍遥在自己收拾的一堆里找东西,

君奉天一时怔愣“怎么了?非常君发现了?”

“谁知道,那个家伙做事滴水不漏,总之咱们可能有危险,还是赶紧走吧”

看没看出来还真不知道,只是今天那家伙笑得太温柔,很明显就是要搞事,反正该知道的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先走再说吧,找到东西,就看到君奉天身上的新衣,

“哎~奉天你的衣服…?”

“嗯…?”君奉天看了眼新换的衣服,

“没事儿,我还给你拿了件非常君的衣服给你换呢,”亏我在一圈衣服里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件比较丑的,没想到都有新衣换了,抱紧怀里的包裹,正好这件我也还舍不得,

“那咱们快走吧”

“嗯,等一下”君奉天指着石桌上的布防图,说道“那是布防图”

“什么!”玉逍遥惊讶,这么重要的东西,越骄子就放在这里了?

两人快速走过去,看了一眼,虽不知真假,但两人还是将内容记在脑海里,便赶快离开,

~~~~~

越骄子拖着受创的身体回到明月不归沉,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吓得习烟儿大哭不已,赶紧按碎传音玉,通知非常君回来,

不过片刻,非常君赶回来就看到,披头散发的越骄子脸色苍白的打坐,驱离体内的神皇之气,

“越骄子你…!”

责问一声,到底舍不得占了上风,运起鬼气为他疗伤,

两个时辰后,神皇之气被驱离鬼体,非常君脸色阴沉的离开明月不归沉,

三个时辰后,越骄子恢复如初,睁开眼就看的习烟儿那张比黑炭还黑的脸,心知不好,捂着心口可怜兮兮的说道:“烟儿~~二哥疼~~”

“哼!二哥最讨厌了”说完,习烟儿跑了出去,

“烟儿…”完了,又得吃几天姑婆芋了,头疼啊,

见非常君不在明月不归沉,略一思索,便知道他去了哪里,头更痛了,大哥的怒火可不好平息啊,

~~~~~

秽阴山脉的骨幽鬼沼此刻正发生大战,玉逍遥和君奉天手持神谕正法合招,辟一条生路,极速离开此地,终于脱出包围,待两人气还没喘匀,四周妖邪寻着两人身上仙气再次找来,

“这些邪秽杀不死,灭不掉,真是烦啊”

君奉天看着围上来的妖魔,果然没看到在鬼沼里的那几具白骨,如此从鬼王宫到此,一路过了六处地域,而每一处区域的妖魔不会踏足其他区域地界,并且越接近通道,所在区域的妖魔修为越是高深,

“奉天,好奇怪,这些妖魔对你好像是要擒不杀似的,而对我却是要杀不擒似的,”

玉逍遥看着对自己招招凶狠的妖魔,而对奉天虽也凶狠,但是刀锋都是避开要害的,有的还是用刀背,难道这些妖邪也是看颜值的?不对啊,我玉逍遥可是天下第一帅,它们对我咋就这么狠呢?

玉逍遥哪里知道,君奉天与越骄子发生关系,身上沾染了他的味道,这些妖邪平日里最怕的就是三鬼王里,最是阴晴不定的越骄子,所以哪怕不知道君奉天和鬼王越君的关系,它们也不敢对他下死手,只是想着将君奉天的体力耗尽,再将其带回,晋献给越君,好获得他的青眯,至于玉逍遥,身上只有干净纯美的仙家气息,那是新鲜肥美的鲜肉,当然是要吃掉,

君奉天心里大概明白原因,也明白再这样耗下去,两人是出不去的,便传音给玉逍遥“根据布防图上,咱们从秋水灾方向出去,能减少三个区域的横阻”

“可是,秋水灾是越骄子标注的地方,可信吗”

“吾信他”君奉天坚定的说道,

“哦~~,那走吧”

玉逍遥先一步往东北方向飞去,君奉天随后跟上,来到秋水灾,果然这里的妖邪不多,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耽搁,快速离去,

如果没记错,还有一个区域,便彻底离开秽阴山脉了,

就在这时,玉逍遥猛然看到,飘立在半空中的黄色鬼魅身影,原本整齐束起的黄发,此刻披散着,随着阴风飘飞,如温玉般的眸子此刻如墨般漆黑邪魅,嘴角阴厉勾起,黑色鬼气缠绕在其身上,宛如滔天恶鬼临世,邪恶非常,

不,他本身就是鬼王!玉逍遥怔怔的看着他,

“非常君…”

“君奉天!”

邪厉狠绝,毫不留情,非常君手一抬,方圆数里阴邪鬼气尽数汇聚手中,俯身冲击而下,

君奉天见状,急运神皇之气抵挡,

“神皇无极”

“啊……奉天!”玉逍遥不敢耽搁,退到君奉天身后,输功与君奉天,同他一起抵挡非常君的攻击,

可惜,两人本就身体未复,这一路行来又连番激战,体力大量消耗,此时此刻,再遇盛怒而来,出手毫不留情的非常君,两人同时被震飞出去,喷出数口鲜血,

玉逍遥不敢置信的看着与先前判若两人的人,“噗…咳咳…非常君你…你怎么了”

“哼!杀!”非常君再次运功于手上,要再出手时,被人从后面抱着,

越骄子搂着非常君,下巴垫在他的肩上,贴着他的脸颊,轻声说道“哥,我在”

玉逍遥看着抱在一起亲密无间的两人,先是一怔,随后怒从心头起,“越骄子你放开他!”

不可以!不可以!他是我的,谁都不许碰!心绪迷乱间,眼前闪过一幅画面:
一把长剑狠辣贯入心口,年轻的玉逍遥握着插入胸口的长剑,痛苦的看着那个心爱的黄衫男子,而一名湛蓝长发的男子紧紧握着他的手,亲昵又亲密,

君奉天见两人亲密也是十分气愤,可也被玉逍遥的愤怒惊到了,抓住玉逍遥道:

“玉逍遥,冷静”

“放开他!”充耳不闻,玉逍遥如入魔般横冲直撞,

这时,两人身后出现一人,握住两人肩膀,飞速带人离去,

遥远处,传来玉逍遥咬牙切齿的吼叫:

“非常君,等吾回来与你算账!”

――――――――――――――――――――

暂时停更~

《 孽 之 缘 》  七

人天   君越  ooc我的

架空   私设如山  文笔渣   不喜勿入!

注:瓜饺椒烟为个体四人论

7

“我与你很早以前就相识,对吧”

这句话不是疑问是肯定,君奉天见他一脸讶异疑惑的表情,说道“一千五百年前,我与玉逍遥到凡间历劫,不知为何身死,元神差点消散,是父亲耗费元神之力,将我们救回,之后我们两人沉睡千年,醒来后又被众仙神禁着不让来人界,”

“我――忘了在凡间的所有事,”

元神消散?

越骄子闻言疑惑的看着他,伸手握住他的脉门仔细探查,发现他的情况确实与所知不符,怪不得这么容易就被擒抓,

“所以你对秽阴山之事一无所知?”

君奉天沉思想了一会说道“是,我在天界很少听人提起秽阴山之事”

“那为何是派遣你与玉逍遥来?”

越骄子问道,若是无意与秽阴山兵戎相见,为何会派有仇怨的人前来?难不成是要大家一笑泯恩仇,和乐融融一家亲的?

越骄子充满阴谋论的脑袋里,实在想不通这帮神经病到底在想什么,

君奉天欲言又止,怎么说,难道要说天帝派的是别人,是两人求了仙帝好久才得到的这个任务么,

“呃……是我们自请的任务”

越骄子无语,秽阴山凶名在外,一般人都避而远之,这俩到好,还上赶子来,啧…
不过不为私怨,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哦~那你慢慢等死吧~,不见”越骄子耸肩转身就走,

见人要走,君奉天情急之下将人抓住,“越骄子,你吾从前发生过什么?你说清楚”

越骄子条件反射一脚把他踢回水池里,见他一时不察被黑血水侵染,顿时狼狈不已,有点小开心的拿着骨扇转了两圈,说道:“忘了就是不重要,还问它做什么,”

“我…”

“再说你一个将死之人又何必知道那么多”

“就是如此,我才想知道,就当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

“哦~~,呵~”越骄子神色莫辨的笑了声,

君奉天狼狈的坐起,神情略显疲惫,想着这越骄子油盐不进,嘴又毒,心性又是变幻无常,真心难相处,

见人沮丧,越骄子眼一转,笑着说道“你…真想知道?这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

“是,吾要知道”

哈~君奉天你果然还是你呀,这认真又严肃的样子,真是一点都没变啊,越骄子手一挥水池里的黑水退换成清水,甚至隐有异香浮动,

君奉天疑惑的看着他,这是又做什么幺蛾子,

“你现在太脏了,影响我说话的欲望”越骄子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放在水池边就不在说话,

君奉天张了张嘴,始终没吐出一个字,摇头开始清洗起来,毕竟浑身脏兮兮的确实难受,

终于在越骄子换了三次水后,君奉天忍无可忍的说道“我已经洗好了!”

摇着骨扇的手一顿,想着没有临场退缩的道理,越骄子似下了决定般说道“那就开始吧”

(https://shimo.im/docs/kotDhTUvIsQaRuLB/ 《点这里》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评论链接)

越骄子冷狠的瞪了他一眼,艰难的简单收拾一下自己,步履蹒跚的一步步离开了,

~~~~~

玉逍遥看着悠闲自得的非常君,自从那晚告白后,这家伙就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说完后也不管别人的感受就睡了,到现在纠结难受的反而是自己,真是气死了,

“玉先生,叉烧包不好吃吗”习烟儿看着被玉逍遥虐待的七零八碎的叉烧包,问道,

“呃……哈哈,好吃好吃,”见非常君看书连眼神都没飘过来,玉逍遥委屈巴巴的说道“唉~就是没有鸡腿,伤心~”

习烟儿一时语塞,总不能说是您吃的太多了,才被觉君下禁令了吧“这不是还有叉烧包嘛,你看,还有很多馅的”

“习烟儿,去给玉先生泡杯茶”非常君放下书,悠悠走了过来,拿走玉逍遥手里的叉烧包,一并放在习烟儿手里,示意他拿走,

“喂喂喂…我还没吃完呢”

“你吃的够多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非常君牵起他的手,打开时空之门,领他来到一处奇异之地,玉逍遥惊讶的看着眼前这颗神奇的大树,树干黝黑无光,但树叶子却是翠绿如玉般,晶莹剔透,而长满的花朵又是白色的,这是什么奇异的组合,

“这是什么树?”

“不知,”非常君摇头,指着树冠上的那一朵硕大的白花,“这应该就是他们的目的”

“啊~?什么目的?”玉逍遥疑惑不解,见他只是笑笑不说话,接着问道“那这个有什么用呢?”

“玄尊最迫切想要的,也是我们最需要的”

说完后,时空一转,两人再次回到明月不归沉,非常君对正好端茶过来的习烟儿说道:
“烟儿,玉逍遥今天吃了不少,今天晚饭就免了吧”

“什么!不行~,我到现在还没吃饱呢”玉逍遥焦急的反驳,鸡腿没了,现在连叉烧包也要扣了吗!

非常君给他倒杯水塞手里,“听话,我有事要出去一趟,烟儿,看好玉逍遥别让他多吃”

“知道了觉君”

“喂~,我说的话你有没有在听!”玉逍遥跳脚,这人今天怎么了?见人真要走,玉逍遥腆着笑脸飞快讨好的说道“非常君,我要见见奉天”

非常君闻言,温柔的看着玉逍遥说道“我从未阻止你见他”

玉逍遥笑容僵在脸上,直到非常君走了很久,才恢复过来,这…是什么意思?他知道了?

看来得提前行动了,

――――――――――――――――――――
眼睁睁的看着存稿越来越少……,心好慌,但是不想写啊……┐(─__─)┌

《 孽 之 缘 》  六

人天   君越  ooc我的

架空   私设如山  文笔渣   不喜勿入!

注:瓜饺椒烟为个体四人论

6

夜晚,非常君一家子聚在一起,早先冽红角特意从北疆地界赶了回来,和习烟儿一起做了一大桌子菜,饭后又说了北疆的近况和处理结果,得到非常君的夸奖和鼓励,美滋滋的搂着习烟儿回去睡觉了,

越骄子收拾完残羹剩饭,见人都回去了,气的对非常君说道“你看看你看看,我这个二哥当的没一点地位,我…我…抗议!!我要离家出走!!!”

“好哇,我不拦着你,正好这红角给你带的亦昆凌篙就归我了”非常君抖着手里的特产说道,

越骄子赶忙抢了过来,确定一点都不少,立刻阴转晴,笑着说道“厨房里有留出来的饭菜,别忘了给那饿死鬼投胎的人带去”

“嗯,君奉天……”

“饿他一顿死不了”越骄子不在乎的挥挥手,

对于天界派人来之事,越骄子说完自己的提议,便看着沉思的非常君不再多说什么,

半响,就听非常君说道“骄子,你对君奉天…可还有情?”

越骄子看着挂在树冠顶上的硕大无比的夜明珠,陷入沉思,

情啊…,它无法帮我报仇,无法帮我实现愿望,无法帮我保护重要的人,甚至于连我最基本的生活它都帮不到忙,

情,又有何用!不过是多余的东西,是无事的时候的消遣,有事时的毒药而已,

然而,最终越骄子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或许还有吧”

“越骄子…”

叫了人,非常君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说道“别吃太多,对身体不好”

越骄子看着难得游移不定的非常君,嗮然一笑,大哥哪都好,就是对感情的事太无求了,明明你最是该被人爱着的,

走过去搂住他,两人身量相当,额头贴着额头,闭着眼睛,慢慢的两人的呼吸频率相同,心跳亦相同,

“哥,试试吧,反正最坏也不过是回到最初,可若不去试一下,你会永远不甘心的,”

“哥,我们舍不得啊”

“那…你呢”

越骄子坦然一笑,“那就咱们都试试吧”反正不过是人生中的一场,无所谓输赢的游戏,

越骄子走后,非常君静默的注视着茶杯里倒映出的自己,

此身早已在无间,还有资格拥有那抹光明吗,

玉逍遥,吾与你的真是孽缘啊!

~~~~

玉逍遥撸着袖子,手里拿着香喷喷的大猪蹄子,吃的正欢,其实对于吃敌人投喂的食物这一点,玉逍遥刚开始是拒绝的,

但是在僵持了三天后,玉逍遥发现,非常君这个阴险小人除了刚开始问过自己饮食起居,被自己硬气拒绝后,就再也没提过,

每天,仆人送来食物后,半个时辰内就会被收走,其余时间除了白水,一点零食都没有,

短短三天,自己瘦的竟如同皮包骨头般,原本漂亮的小脸蛋儿也失去了它应有的白润光泽,晚上还要辛苦给他当暖床工具,

凭什么给你出力(暖床),却不要报酬,玉逍遥狠狠咬了一口鲜嫩多汁的肘子肉,瞬间味蕾就被征服了,太好吃了!

等我回去,一定要把习烟儿带上,习烟儿那么小,那么乖,可不能被那个阴险狡诈,诡计多端,老奸巨猾,满肚子坏水的非常君带坏了。

非常君回来就看到玉逍遥面目狰狞的吃着饭菜,怕他消化不良,便无声走到书房里处理事情了,

玉逍遥吃完后,见到书房里的亮灯,路过时,超大声的哼了一声,表示不满后,便去洗漱去了,

近两个时辰后,非常君才回到卧室,就见玉逍遥扒着窗户看向阴晦的天空,

非常君怕他冷着,给他披上外衣,搂着他柔声说道“这里是看不到月亮的”

秽阴山脉常年被黑雾笼罩,白日里,就连最炙热的太阳都射不进来,更何况是夜里的明月了,

“哼,怎么看不到的,只要心中有月亮,那么在哪里看又有什么关系,”

“嗯~你说的在理,夜深了,睡吧”

非常君不置可否,抬手关了窗户,将人带到床上,躺好睡觉,

玉逍遥闻着被子上的桂花香味,深吸气,闷声直到说道:

“非常君,我不问,你就不说吗”

“玉逍遥,你问,我也不会说的”

非常君挪开堵着他口鼻的被子,将人搂在怀里,拍拍他的背,说道:“睡吧”

半刻后,玉逍遥掀开被子,揪着他的衣领,冷冷的说道“所以,你就想这样囚着我,直到天界发现吗?”

掰开他的手指,非常君依旧温和的说道“千年来,天界派遣来的人不少,玉逍遥你不是第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人,”

“呵~,你这是在挑衅天界威严,而且别忘了,我是九天玄尊的大弟子,师尊的为人你应该听说过,你认为他会放过你?”

“是天界这千年来源源不断的派人来滋惹生事,招惹在先,吾只是伺机反击而已,甚至于至今为止,吾都没有主动反击,而如果九天玄尊要派人攻打秽阴山,吾自不会坐以待毙,”

“你打算让整个秽阴山为你陪葬吗”

“玉逍遥,秽阴山脉,从来不是我的一人堂,今日行为,都是秽阴山脉所有人的决定,”

非常君扣着玉逍遥秀长的手指把玩,眉眼带笑的说道“玉逍遥,你是在担忧秽阴山,还是在担心我?”

不过非常君没等玉逍遥回答,就盖好两人的被子,温柔的搂着他睡觉,

玉逍遥怔怔的看着闭目的非常君,,第一次见他的笑容如此干净纯粹,也如此的温暖动人,直直的插在自己的心里,让人心生眷恋,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心痛?玉逍遥捂着心口,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等我回答呢?
难道我的答案不重要吗?
还是你只要凭借自己的想象便满足了?

越想越气,玉逍遥再次掀了被子,骑坐在非常君身上,恶狠狠的说道“非常君你……你就不听听我的答案吗”

非常君睁眼,看着气呼呼的人,恍惚间那时的他,与这一刻的他重合在一起,

千年前的他:“非常君我喜欢你!”

千年后的他:“非常君我喜欢你!”

~~~~

越骄子坐在华美的石椅上,悠闲的看着布防图,时不时的瞅一眼坐在黑水池里的君奉天,顺手拿起一个苹果,漫步走到水池边,装模作样的说道“哎呦喂~,堂堂天界年轻一代战神,竟然会被这小小的鬼池折磨的如此不堪,真是令人失望啊~”

“哼,”君奉天不语,只专心抵御水池里的阴煞怨气,神皇之气虽能源源不绝的再生,可这十几日来,日日运功抵挡,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很是疲累,再加上这个看着秀气文雅,实则嘴毒心黑的越骄子在侧监视,这日子又难过百倍,

见人不说话,越骄子无所谓的耸肩,然后笑得灿烂的说道“你知晓这池水是怎么形成的吗”

不等他回答,越骄子接着说道“你见过通道两侧的那些尸体吧,哈~那些人类只不过是闯入山脉内部的一小部分人哦,还有一部分人,啊不~,是仙~,也在其中哦”

“什么?”

“不信?也是,仙与人的骨骼是不同的,可是那些人骨却分不出区别来是吧,想知道原因吗?”

越骄子拉起铁链,把人拽到眼前,秀美的眸子里尽是说不出的邪气,

“阴毒,已不足以形容你们”

君奉天愤怒至极,剥夺仙骨,使其与凡胎相同,所需手段定是无比狠毒,

“哈~这难道不是你们自找的?!”伸手将人推过去,越骄子说道:

“秽阴山脉千年前,是一片荒凉之地,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恶徒的天堂,也是妖魔鬼怪的聚集地,就这样的地方,天界人界从没有人管过,因为它是邪恶,罪孽,肮脏,丑陋污秽的聚集地,你们不屑于也管不了秽阴山脉,所以天界人界乃至六界,都忽略这个地方,甚至觉得连看它一眼都觉得脏,”

说着越骄子将苹果削完皮,切的整整齐齐的码在盘子里,拿出一块放在君奉天嘴边,见他不吃,也不气,自己笑着吃完后,接着说道:

“直到千年前,我与大哥小弟三人成为鬼王,传出赦令,这个地方才慢慢有了人气,至如今的繁荣昌盛,”

“你们……”

“而在我们致力于发展经济,人鬼和谐共处的时候,你们来了,说什么天帝召见,那神态,比召唤一条狗都不如”

“哈~多么可笑啊,需要你的时候不来,不需要的时候,你们却高傲的要来瓜分成果,别说我们兄弟三人不答应,就是山脉里其他大妖也不答应,”

君奉天看着阴邪鬼气渐盛的越骄子,渐渐的与总是出现在梦里的模糊身影重合,君奉天不知为何脱口而出:“你不该如此偏激”

“你住口!”

越骄子狠厉的瞪着君奉天,仿佛看到曾经那个站在血流漂杵的战场上的人,神情痛苦的对自己说‘你不该如此偏激’!

你……你凭什么来决定我该怎么做!你凭什么!!

深吸气,越骄子压下满身的狠厉,无视君奉天的神情,接着说道:

“你可知赦令原本执行的并不顺利,可是自从天界派人来下召之后,山脉内部其他大妖,便自动自发来鬼王宫谈条件,在最短时间里,达成了共识,这可都要多谢你们的帮忙啊~”

“之后,天界仙神便络绎不绝的派人来卧底,调查我们是否有称霸六界的野心,可惜~这秽阴山的阴秽之气特殊,凡是来此之人,皆被秽气入体,同化,最后变得与这里的妖魔相同,然后再被杀掉,”

越骄子指着君奉天浸泡的水池说道:
“你浸泡的黑水池,就是这些仙神流干的血液,经过千年的时间,变得如此浑浊肮脏,以及充满了怨恨狠毒,再加持阴秽之气,正好克制你的神皇之气,”

“天界,并非是要控制秽阴山,或许当时……”

“唉~,直到现在,你竟还如此天真,他们派你前来,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

越骄子摇头,说的做的如此明显,竟然还如此天真的认为那帮老头子是什么出尘高人,蠢货!

――――――――――――――――――――

《 孽 之 缘 》  五

人天   君越  ooc我的

架空   私设如山  文笔渣  不喜勿入!

注:瓜饺椒烟为个体四人论。

5

君奉天顺着通道紧紧追着蓝衣人不放,过了半刻,君奉天察觉不对劲,一声冷哼,君奉天手持正法斩向就近的一颗怪树,轰然一声,四周碎裂,君奉天发现,自己早已远离通道,四周一片暗沉,冷冽妖风直扑而来,而此地的阴秽之气如附骨之疽缠绕不休,

“出来!”

冷喝一声,见无人应答,君奉天眉一扬,气运全身,身上神皇之气充斥全身,震退阴秽之气,然而,很快,阴秽之气像找到了绝世珍品一样,疯狂的聚集在君奉天周围,妄图侵蚀,

此阴邪鬼气竟如此邪异,神皇之气万邪不侵,万物不破,更何况是自己的先天神皇气,更具斩妖除魔的功力,一般阴邪鬼气遇到,无需动手便会自动消弥,而这里的阴秽之气竟然无惧它,还想同化侵蚀它,

“哼”

君奉天不动如山,手捻法决,无尽浩瀚之神力由己身,向四周扩散出去,片刻后,目光所及,一片废墟,空气一时清新无比,并且伴随着浅浅的草木香气,

见四周还是无人,君奉天担心玉逍遥安危,便要回转通道内,

这时就听到一声带着不屑的轻哼,君奉天脚步轻挪,人却快速的出现在发出声音之处,

“哼,藏头缩尾的鼠辈”

“哎呀呀~是你太笨找不到我的,怎么还骂起我来了”

邪魅鬼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阴秽之气亦随之而来,再度包围君奉天,

“你是何人,何不露面一见”

“哎~~我就在这里,你可以来见我啊”

“哦~是吗!”

话落,君奉天再扫出神皇之气,并且身一动,来到出声之地,就见一个背对着自己的,束着蓝发高冠的蓝衣男子,坐在竹椅上,悠闲的品着香茶,

君奉天走到他面前,看到他的脸时一怔,冷声道“非常君,果然是你”

越骄子用骨扇挡在嘴边,笑了一声说道“哈~,君奉天~你真是傻的可爱呀”

君奉天看着眉眼带着邪媚的‘非常君’,心知此人恐非是他,但也脱不开关系,玉逍遥还和非常君在一起,此地不能久留,

“你便是秽阴山脉的三鬼王之一”

“是呀~,记住吾名人殊越骄子”

越骄子笑得灿烂非常,眉眼都带了丝丝春情,

君奉天察觉不对,转身就见鲜红巨刃横劈而来,再拔剑以来不急,君奉天仓促运起神皇之气聚集挡在要害,

身后‘越骄子’亦同时拿出千魔暗邪刃,一剑刺入君奉天肩膀,随即阴秽之气依照此点,疯狂进入君奉天的身体里,

君奉天一时神力受阻,再也支撑不住,口吐鲜血,单膝跪地,

君奉天擦干嘴角血迹,冷然看着缓慢走近的人,竟然还是与与非常君相同的脸孔,

“你是非常君?”

“错了,吾才是越骄子,非常君是吾胞兄”

越骄子走近君奉天,把玩着他胸前一缕银发,接着说道:“千年前认错人,现今还是如此,君奉天这一千五百年来,你是一点眼力都没涨啊,”

这人给我的感觉如此熟悉,到底在哪见过?一千五百年前?难道……是在那次渡劫时相识的?

“喂喂喂,不介绍一下我么”伏字羲变回原来模样,对越骄子抗议道,

“你又不重要,只会浪费口水”

“喂~你这过河拆桥的太快了吧”

越骄子收起魔刀,拿出银色铁链锁在君奉天手上,对伏字羲说道

“来,把人带回去,”

“呵呵~,老子爱抱软娇娘,大老爷们免了”说完,伏字羲化光就跑了,

“……艹”

跑的比兔子还快,越骄子嫌弃的看着还在努力对抗阴秽之气的人,虽然收效不佳,但到底能抵住阴秽之气的侵蚀,啧,神皇之气果然是个麻烦,

越骄子好心的擦掉他嘴角再次溢出的鲜血,开心的说道“不用担心玉逍遥,一会他就会来陪你了”

~~~~

玉逍遥悄然握住神谕,却发现体内经脉滞涩,内力竟然使不出来,

“你下毒!”

非常君淡然一笑,优雅的走到玉逍遥身侧,将人搂在怀里,轻轻的抚摸他如白玉的俊美面孔,喃昵的说道:“是啊,从咱们第一次见面,我就对你下毒了,”

见他不信,非常君也不愿过多解释,抱着人,化光回到明月不归沉,见越骄子已在逗弄习烟儿,笑着把人放到躺椅上,

“觉君回来了”

习烟儿见非常君回来,立刻丢下越骄子,跑过来给他倒茶水,见玉逍遥瞪着手里的杯子,习烟儿问道“玉先生也要喝吗?”

“呵,这茶水吾还能喝么”玉逍遥嘲讽的说道,

“可以呀,觉君给你喝的又不是致命毒药,”

“……不需要了”

越骄子拿着非常君的衣袖,擦着不存在的眼泪,哭诉着习烟儿的偏心,自己回来连杯白水都没有,你回来又是端茶又是递水还有他的撒娇,嘤嘤嘤,能不能对身为二哥的我好点了,

非常君淡然挑挑眉,悠然的开口说道:“骄子,晚上想吃虾饺吗”

越骄子:……,呜呜呜…都知道欺负我!

抹了把不存在的泪水,越骄子正色说道:
“我把君奉天关在觉龙地堡里了,一会我去亲自看着他”

“随你,别让他死了就行”

“哈~放心吧,这么有趣的人,我可舍不得弄死他,”

越骄子看着缩成一团的玉逍遥,还没等开口揶揄,就见自家大哥悠然的抱着人回明居去了,

啧,还是舍不得嘛,

唉~还要去看那个讨债的,烦呐!

――――――――――――――――――――

《 孽 之 缘 》  四

人天   君越  ooc我的

架空   私设如山  文笔渣  不喜勿入!

注:瓜饺椒烟为个体四人论。

4

松寒居

吃饱喝足的玉逍遥躺在竹椅上,喝着上品清茶,神情慵懒如同猫儿般,舒服极了,眼尾见着非常君闲适的摆弄茶具,心里想着这生活真不错啊,当然,如果能排出他的嫌疑就更好了,

“好友,明日我与奉天要去秽阴山脉,你对那了解多少,跟我说说呗”

“咦?你们要去那里?是要走了吗”非常君讶异的问道,

“不是,这不是好奇嘛,所谓闻名不如见面,去见识见识它的不同凡响之处嘛”

玉逍遥顶着君奉天的冷眼,嬉皮笑脸的说道,

似接受了他这番说辞,非常君认真的思考了下,温和说道“到也没什么可注意的,只要守着那规矩,一般不会有事的”

玉逍遥双眼放光的看着他说道,“哦~,听闻秽阴山脉虽然是妖魔鬼怪聚集之地,但里面的珍品宝物可不少,”

“哈~好友博学多广,令人钦佩,只是这里面珍品宝物有多少,吾不知,但是妖魔鬼怪的能为,看通道两侧的尸体,相必两位也能知其一二,”

非常君为两人添上茶水,接着说道“这些年来,探入内里的不是没有,只是活着回来的太少”

不是太少是根本没有,君奉天就着茶香气看着举止优雅的男人,此人身上查探不出丝毫鬼气,行为举止亦与常人无异,那双眼睛看人真挚,不似奸邪之人,真是认错人了?

“两位若是不弃嫌非常君灵力低微,吾愿随行在侧,也好有个照应”

温润如美玉的眸子浅浅映着玉逍遥的倒影,玉逍遥一时怔住,都说眼睛是心灵之窗,如此温柔无瑕的眸子,怎么会是那人所说的狠厉鬼王能拥有的,而且这容貌气度就是与天界仙神相比,也不逞多让,或许……真是认错人了…吧,

“好友~?”见玉逍遥愣愣的看着自己,非常君疑惑的叫到,

君奉天见玉逍遥傻愣愣的直盯着人家不放,顿感丢人,暗中踹了他一脚,

玉逍遥疼得顿时回神,心虚的卷着一缕头发,呵呵笑得说道“啊…哦哦,那就麻烦好友了”

再试探一次,这次过后如果确定他是无辜的,…或许…可以…,玉逍遥看着浅笑温雅的非常君,悄悄的脸红了,

~~~~

秽阴山脉通道

玉逍遥三人坐在位处东半部的小茶铺里,看着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群,通道外阴暗的参天巨木,以及不时飘过的阴森鬼火,显得格外瘆人,

君奉天远目望去,无意间再次看到那抹幽蓝,起身对玉逍遥说道“你留在这里,我去去就回”

非常君见人快速离去,担忧的说道“好友,君公子他……”

“哎呀~放心啦,奉天不是冲动的人”

玉逍遥看着旁边小酒馆里的笑得妖娆的老板娘,身上妖气弥漫却不沾染他人,显然修炼已小有所成,再看周围妖魔鬼怪皆有,修为不等,但都很认真的做着自己的小生意,而吃客们正是来来往往的过路商人,看起来大家都已习以为常了,

“非常君,你看那人”

见玉逍遥指着红衣酒馆老板娘,非常君轻声说道“那是蝎子精”

“哎~你知道!”

“哈~,虽然说这里是秽阴山脉里的安全通道,但是这里到底也在山脉内,阴气过重,一般人若是在这里待久了,身体是会引起不适甚至死亡,”

非常君指着远处的一间热闹的甜点铺子,铺子老板是个白骨骷髅,对玉逍遥说道“那间铺子原本是人类在经营,老板挣了不少的钱,因为每天的生意都很好,老板舍不得停业休息,便日日呆在这里,直到有一天他的身体开始流脓腐烂,才知道,原来他早就死了,而他因执念太深,便也留在这里继续经营着这间铺子,”

“我记得在入口处有牌子写着,在通道内逗留不得超过三个月”

“是的,一但超过三个月,人身上的阳气就会被这里独有的阴秽之气侵蚀,不出三天必死无疑,但也因这里的特殊,人死的时候无知无觉,死后魂魄亦无法离体,这里的人称这类人为鬼骨人,”

“哦,这样啊”

见玉逍遥四处张望,非常君微微一笑,接着温声说道“这里毕竟是山脉内部,阴秽之气在通道内再稀薄,但到底存在的,然而通道两端出口剧里太过遥远,骑马也需要十二三天,更何况是运输商队的商人,慢慢的有些不愿争斗的小妖和精怪们,在这里建了一个个的小铺子,混口饭吃,现在也渐渐成了商机,让这里热闹了不少”

“嗯,确实很热闹啊”

“那,如果说仙人,来这里能承受多久呢”玉逍遥状似无意的问道,

“这就不清楚了”

没得到答案,玉逍遥也不纠结,喝着非常君拿来的上品茶叶,见他温温和和的看着自己浅笑也不说话,忍不住手摸了摸脸上,也没啥东西啊,

“呃……我有什么不对吗”

非常君收回目光,看着君奉天离开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声音依旧温和的说道“玉逍遥,你知哓,你是第几批被吾送来这里的仙人吗”

温润的声音说出口的话,比之炸弹爆炸犹有过之,响彻在玉逍遥耳边,玉逍遥表面力持镇定,心里砰砰砰的直跳,

“非常君…这话何意?”

――――――――――――――――――――

倦倦还是那么霸气又聪明(ღ♡‿♡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