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花中不知时

本命 倦收天、人觉非常君!大写加粗的颜控!CP只萌好看的(⑉°з°)-♡⑉°з°)-♡

霹雳布袋戏  飞起的ooc我的  

《相伴相知再相爱》  序章主帝龙胤  下

帝龙胤×非常君

PS:写这文时,阎罗鬼域还没出场,笔者对鬼域一无所知,所以鬼域一切都是虚构的,

但是正文都写完了,我没法也不想改了,反正都是ooc了,就这样吧,大家就当是平行架空的,我令给帝龙胤找了个娘亲吧,

魙天下我实在是喜欢不来,所以鬼后粉请避让!

其实我是不想发的,但是答应过的就要做到,所以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
○帝龙胤心念把定,沉身进入池底,半刻后,池底发出惊天龙吟,惊涛突起,一条硕大骨龙奔腾而出,在其头顶傲然站立着一身黑衣睥睨寰宇的鬼域皇少帝龙胤。
○“小子放肆”
○“交出非常君的散魂,否则我劈了你的龙骨”帝龙胤霸道非常,化出帝戬比划了两下,似在找合适的位子下手,
○“你敢!”又惊又怒骨龙黑绝简直不敢相信,帝龙胤竟然如此不讲道理,
○不同于以往那些人的充满邪恶腥臭的魂魄,这个人的魂魄有一种清平淡和的感觉,要不然以自己黑绝的实力还不屑于吞噬这种散魂,只是没想到这帝家龙崽子竟然会突然杀到,说什么交出散魂,靠,老子靠自己得到的魂魄,凭什么给你!
○“呵,那就来吧”

○“咦?怎么回事?”在鬼池外围守护的鬼后听到龙吟怒啸有些讶异道,胤儿怎么会和黑绝打起来了?
○“进入看看吧”丹青霜与鬼后对视一眼,建议道,虽说塑体固魂外人不能打扰,但里面都开打了,也不能就在外面站着吧
○言罢,两人快速进入鬼池深处,就看到黑绝一个龙摆尾,拍到帝龙胤身上,要将其打入池底,再一个俯冲,似要穿体而过,撕裂帝龙胤,
○就见帝龙胤翻身踩在水面上,双掌向下,吸纳鬼池邪力,见骨龙俯冲而来,举拳相迎,“鬼海怒潮荡天灭”
○两股巨力冲击,鬼池遭受不住,四周开始崩塌,处在风暴中心的帝龙胤,退后数步,吐出一口鲜血,身影明明灭灭飘忽不定,
○黑绝翻滚着倒地不起,身上骨头散了架子,
○“胤儿”鬼后惊慌失措,胤儿铸体还未成功,再这样打下去,必然会连累到胤儿的功体,还会伤其魂魄,虽然不知为何胤儿要杀黑绝,但是…鬼后手中蓄满鬼邪之力,却被丹青霜拦下,
○“璃茉,这是帝少的第一战,你万不可插手”
○“可是……”
○“没事的,信我”拍拍鬼后的肩膀,丹青霜接着冷静的说道:骨龙黑绝来历不明,却可以进入只有皇脉才能进入的鬼池深处,并且还能与鬼池争夺生魂,足见来历不凡,如果帝少能将其收服,那么征战苦境时多一个助力,又能展现出帝少的强大武力,况且这可是在帝少未完全铸体功成的情况下做到的,足够让那些不听话不服气的人得到震慑不敢造次。
○“我明白只是…”胤儿身魂才刚修复,未达顶峰,不宜大动干戈,

○“璃茉,咱们不可能永远守在胤儿身边,只有足够强,他才能活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相信他吧”
○“嗯”鬼后不舍得看着受伤的帝龙胤,也明白有些路,只有自己才能走。
○擦掉嘴边的血,帝龙胤粗喘口气,迈着沉重却坚定的步伐走到散了架的黑绝眼前,举起帝戬,沉声道:“交是不交”
○骨龙双眼中的魂火颤了颤,“就算我交出他的散魂,没有练有脉络功法的他,在鬼池也必死无疑,”
○“这不劳你费心,交出来,再认我为主,今天就算完了”
○“你,不要得寸进尺”怒急,骨龙巨大的脑袋腾的飞到半空,连魂火都胀大一圈,
○“那就再战!”帝龙胤手举帝戬,凛然不惧。
○“你你你……好,只要你别后悔”
○“呵,你最好有那个本事让我后悔”
○说完帝龙胤不再理会黑绝,看着相偕走来的鬼后两人,
○“恭喜帝少获得一名绝世强者”丹青霜真诚恭贺,
○“多谢霜姨,母后让你担心了”
○“哼,你也知道!说说吧,你俩怎么打起来了?”鬼后好奇的问道
○“我要为非常君铸魂塑体”帝龙胤拿着非常君散落的魂魄,郑重其事的说道。
○“啥……?要给非常君塑体?”鬼后怀疑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道,他早该消散了啊,这里可是耀冼鬼池,什么都没有准备的人是不可能在这里超过十天的,除非这个人是皇族血统,当然非常君不是,他还是个没有肉体的残破魂魄,怎么……可能?!!
○转头看到帝龙胤怀里临近虚无的魂魄,鬼后睁大双眼,这不可能!他怎么能活到现在!!!
○要知道被鬼池剝魂的人,就如同在刀山火海中前行,其中痛楚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很多人接受不了就会自爆魂元,以免受罪。
○丹青霜看着平静宁和非常君,心中讶异,除了虚无的身体,竟然感受不到他的任何情绪波动,看来此人的心性甚是决绝。
○“帝少,圣魄君奉天被他所杀…”
○“我没兴趣为那个蠢货报仇,”帝龙胤说道。语气平淡,但也毫无转还余地。
○丹青霜与鬼后对视一眼,心知此刻无法说服帝龙胤,只能徐徐图之,
○“这,…帝少,非常君现在意识全无,就算咱们给他聚完魂魄,他也要自己刻画脉络功法,如此才能在鬼池塑体固魂,”
○“还有一种方法不是吗,”帝龙胤看着丹青霜冷酷说道,
○“刻魂?!!”刻魂之法,那可是比剝魂还要痛苦万分。虽然成功之后得益良多,但千百年来从没一人成功过。您是想救他还是想他死!丹青霜无奈的想着,
○“可以,只是他若受不了痛苦,自杀而死,可别说是我们动了手脚”刻魂啊!哈  反正他也活不了了,随便吧!鬼后声明了一下立场,
○“活不过那就是他的命!”帝龙胤说道,

○鬼池中央,非常君几近虚无的魂元和散落的零碎残魂被丹青霜以内力强横的聚在一起,帝龙胤以自身魂识为引,引导着非常君的残魂碎片回归原本的魂体位子,

○如此待四十九日终,帝龙胤恢复完全体,俊美冷傲的脸上尽是疏狂,坐在石椅上撑着下巴注视着鬼池中央的非常君,神色莫辨,

○想起在非常君零落魂元里看到的他的过往,嘴角冷历勾起,既然你能做到如此地步,那么,吾,绝不会逊于你!

○非常君,等吾来唤醒你吧!

序章完
――――――――――――――――――――――

再写完生子番外篇我就算也有个完结的了!y^O^y

霹雳布袋戏      飞起 ooc我的

《相伴相知再相爱》   序章主帝龙胤  上

帝龙胤×非常君

PS:写这文时,阎罗鬼域还没出场,笔者对鬼域一无所知,所以鬼域一切都是虚构的,

但是正文都写完了,我没法也不想改了,反正都是ooc了,就这样吧,大家就当是平行架空的,我令给帝龙胤找了个娘吧,

魙天下我实在是喜欢不来,所以鬼后粉请避让!

其实我是不想发的,但是答应过的就要做到,所以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
○“既然这片世间如此寂望与你,那一页书,黄泉之下,就让我见识,你是否能,一手回天!”语罢,非常君自盖天灵,以鬼魄引爆血闇之力。

○天边法儒君奉天的魂魄看着非常君的决绝,无论是对非常君所言之中的怨恨,还是他至死不悔的极端行为,唯留无限唏嘘怅然,终究是父亲之过。

○“嗯?”君奉天察觉非常君其余人魄迅速凝结,向一方向隐匿而去,君奉天当即跟上,来到一座隐秘洞穴,非常君人魄早已进入,

○“他果然留了后路”君奉天踏入洞穴,看到非常君正在一具尸体前施法,看着与人觉非常君十分相似的脸孔,君奉天当即明白一切,挥掌打断非常君施法,阻止他的计划。

○“嗯?噗……是你!”非常君转生之术被打破,吐出一口鲜血,见来人是君奉天魂体诧异非常,他…哼,我怎么忘了,君奉天也是人鬼之子!

○“怎么,死了也还要阻止我?君奉天你真是伟大啊”

○“与我回阎罗鬼域”君奉天不理非常君的嘲讽,直说目的。

○“哈   ! 凭你?!”

○话不投机,两人起手便攻毫无保留,

○“天无二觉”

○“天罡玉旨”

○两人拳脚相碰互不相让,尽展所学修为,

○“人皇圣喻”,

○“天行日月”

○再接掌,君奉天非常君在对方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决心,就在这时,君奉天圣魄消失,鬼魄霎现,原来,君奉天与非常君缠斗多时,压制鬼魄之力逐渐减少,被鬼魄寻得时机脱离而出,至此圣魄鬼魄双分。

○鬼魄强悍鬼元爆冲而出,非常君躲闪不及,登时重创,

○先有自爆引血闇,再被破术致反噬,如今又强受鬼元冲击,非常君终于不支,强凝聚的魂魄出现散魂之象,非常君当即立断在自身魂元上汇聚法阵,封魂锁识,进入沉眠状态,不为外界所伤。

○鬼魄初现,处于混沌迷蒙状态,但因最后感知圣魄目的是将此人带回阎罗鬼域,遂抓起非常君沉眠魂魄返回鬼域。


○“鬼后大喜啊,帝少回来了!”守在鬼域和苦境通道的鬼域将领刺骨感受到鬼魄中的皇族气息,不用猜也知晓是鬼域众人苦苦期盼的帝少回来了,立即通过渠黎镜向鬼后报告这个好消息。

○“混账,老娘的儿子被人杀了,你跟我说是大喜?找死!”从渠黎镜另一端传来鬼后愤怒咆哮的声音,打消了刺骨欣喜之意,是哦,鬼域之人只有身死才能返回鬼域重塑肉身,

○这时,渠黎镜浮现一枚玉简,鬼后再次传音:“现在阿胤处于混沌时期,你立刻使用玉简引导他来耀冼鬼池,”

○“是,属下领命”

○刺骨散发玉简气息,一路引导混沌的鬼魄来到耀冼鬼池。

○鬼池入口有一位面带森罗鬼面的窈窕不失凌厉霸气的不世风采的身影立身等候,

○“鬼后…”

○不等刺骨说完,鬼后一个健步走到鬼魄身边,敛去满身凌厉,抱紧鬼魄,抚摸俊美面孔,哽咽道:“吾儿,你受苦了”

○感受到同源气息,鬼魄未挣扎,只是睁着迷蒙的双眼看着泪眼婆娑的鬼面女人,微皱着眉头道:“丑”

○“啊……?”听到鬼魄说的话,鬼后一手捂心口,伤心欲绝,我儿砸说我丑!

○“呃―  鬼后,您还带着面具呢”刺骨见鬼后只顾的伤心去了,不得不提醒道

○鬼后眨眨眼,一摸鬼面顿时明了,原来不是在说我啊!“你还留这儿做什么,还不滚!”

○“是是是…那将军那里?”

○“滚吧滚吧!我自会跟她说”鬼后摆摆手,示意赶紧走人,见人走远,鬼后高高兴兴的摘下面具,露出里面的绝世容姿,“宝贝儿子,娘可不丑哦”

○鬼魄看着期待收到夸奖的绝世美人,无言。

○“现在的他,意识未明,魂识未清,你这是在为难他”远处传来温和的话语,来人眉目温和,唇边带笑,虽身着战袍却无损温润出尘的气质,来人是鬼域战神丹青霜,

○对鬼魄微行礼,接着说道:“璃茉,先让帝少进鬼池塑体吧,来日方长”

○“好啦,我知道了,”鬼后不舍得放开鬼魄帝少,正色道:“我先带你去塑体”说完就要拉着鬼魄的手,

○“咦~?这个是?这是…那个杀了你的混蛋?”鬼后先是惊咦后震怒,都怪刚才太兴奋了,竟然没发觉儿子手里一直抓着一个人,提掌杀向非常君,鬼魄感受到杀气,瞬间移动躲过鬼后掌劲,鬼力充斥全身,冷声说道:“不准动他”

○“这……”鬼后睁大双眼,不可置信,怎么会?他可是杀你之人啊!

○“璃茉,这人已经封魂锁识,进入沉眠状态,看他魂元状态,想必是在非常危险的情况下进行封印的,并不稳定,鬼池的特性你是知道的,”丹青霜示意鬼后冷静,这人进入非但不会得到任何救治,反而会因没有修习鬼域特殊的功体脉络而加重散魂,更何况,帝少是皇脉,定会去鬼池最深处,耀冼鬼池越往深处能力越强。到时,无需出手,此人必将消失。

○明白丹青霜的意思,也无意在此时继续惹怒鬼魄,鬼后收敛杀机,“胤儿,是母后不好,母后先送你去固魂塑体,其他的以后再说”

○鬼魄帝龙胤亦收回鬼力,跟在鬼后前往耀冼鬼池。

○“这里就是了,胤儿你在此以蚩龙妖骨塑体,这个是皇族功体脉络图,七七四十九天后,你便可恢复,到时母后再来接你,”

○“嗯”

○看着帝龙胤带着非常君一起走向鬼池中央,鬼后冷笑一声,非常君让你在这魂散魄灭,真是便宜你了,算了,胤儿未复清明,只能暂且饶过你,否则真该折磨至死才方休。想罢,鬼后离开鬼池。


○半月后
○以蚩龙妖骨成功塑体的帝龙胤缓慢睁开双眼,看着在鬼池沉浮的非常君魂元,挑眉讶异,,不愧是能杀死君奉天的人觉非常君,要知道在鬼池里,没有鬼域特有的脉络功法护身,哪怕是先天人,最多也不过坚持十日,就会被鬼池剥夺灵识,魂元融入池水,成为其养分,而非常君在缺少两魂又无身体的情况下多活五日,怎能不让人惊讶,看着逐渐淡薄的魂元封印,虽然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帝龙胤耸耸肩,虽然自己是因为他才得以突破圣魂的封印得见天日,不过,君奉天的身体也是自己的身体,被人捅了一剑也真是不好受啊!摸了摸胸口,我应不应该为圣魂报仇呢,

○嗯?帝龙胤看着从非常君身上再次散落的魂元碎片,不知为何,竟然围绕着非常君旋转,不肯落入鬼池,看样子似要保护他一般,

○啧啧啧,是耀冼鬼池不中用了,还是你非常君太强了,连这弱小的魂元都敢反抗鬼池的鬼邪之力,哈,很好,你引起我的兴趣了,

○手一挥,围绕非常君的魂元碎片被帝龙胤握在手中,竟然还有魂识?哈,有趣!

○帝龙胤闭目,意识进入魂识中,

○“觉君觉君快来啊!这片桃花林好美啊,觉君一会咱们多采一些花瓣吧,我可以做桃花酥,还可以酿桃花酒”红发黑脸小童欢快的在林中寻找哪里的花瓣适合酿酒,哪里的可以做点食,

○真丑!竟然可以黑到这种地步,这要在晚上恐怕都看不到人了,帝龙胤揶揄的想着

○“好好好,都听你的,烟儿慢点别摔了,”清浅带笑,如沐春风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使帝龙胤眼前一亮,这人是?

○只见来人身穿明黄鎏金衫,明黄色的发被一丝不苟的盘起,又被明黄色流苏与琉璃发坠点缀,肌肤欺霜胜雪,温眉秀目,浅色朱唇轻抿,透出无限宠溺。细白秀长的手轻执流苏华伞,无数的桃花花瓣翩然落入,真真是画中仙人,不!容姿胜仙!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大概说的就是此人,帝龙胤想着。

○“觉君,你快尝尝这个鱼,是庭主送来的,很鲜的”
○“嗯,鱼不错,很好吃”
○“啊…!觉君哼…”
○“哈哈哈好了好了,鱼虽不错,但也需我家习烟儿的料理手艺,觉君才能吃到这么美味的清鲜桂鱼羹啊”
○“这还差不多”


○“烟儿,今日咱们去看鸯海,上次错过了,这一次可不能耽误了”

○“嘿嘿知道了觉君,我已经备好茶点了,咱们走吧”……

○随着无数的美好时光闪现,看着那人温和善良、谦恭守礼、幽默风趣、平易近人怎么看也是从书香门第走出来的豪门贵公子,怎么也与阴险狡诈,狼子野心,狠毒阴绝,鬼邪奸诈…总之杀圣魂的人要具备这些条件都不相和啊?

○帝龙胤看着远处讨论着什么的非常君和习烟儿,手托着下巴思考着,或许是圣魄不招人待见!要不然这么清风霁月的人怎么会想杀他呢!

○“觉君…你会记得我吧…觉君”

○“习烟儿,记得恨吾”

○嗯?这是…就在这时,魂识碎片猛烈振动,似有崩毁之兆,帝龙胤不得不退出魂识碎片,挥手打出一道鬼力稳定残魂,看着越发飘渺的非常君魂元封印,

○人,都是这么有趣的吗?!非常君你究竟是怎样的  人?

霹雳布袋戏 

《丹心涸血》 极度ooc

天地人法越默 微贵乱

架空 武侠 BE 人物有原创 不喜勿入

说不定就鸽了,追文需谨慎!

第一卷 2

皇宫玄德正门,君奉天玉逍遥身着铠甲,负手等待已有两个时辰,片片白雪落在两人身上,又多添一份冰冷,

玉逍遥抬头看着大雪落下,美如冠玉的脸上再添几分苦涩,搓着手对站在旁边的人说道:“怎么又下雪了!都要冷死了”

见那人不应声,玉逍遥吹着飘落眼前的雪花,郁闷的说道,“有两个时辰了吧?皇上这是要冻死咱们吗”

从北牟边城接到圣旨返京到现在,已一月又二十天,按理来说,从边城到京城也不过一月的路程,要是再加加急也就二十来天便可到达,

可惜,天不遂人愿,行至越阿城,遇大雪封路,为不耽误路程,君奉天玉逍遥带足粮食加急赶路, 然而早先大雪漫漫七日未停,过路村落无不被大雪倾覆,村中村民出现冻死冻伤,被雪淹没的情况,

君奉天两人不忍,便令随军发放粮草先救援百姓,暂且按下行程,一路上走走停停,便也耽搁许久,直到遇到朝廷派遣来救灾的大军,两人才得以脱身,紧急进京面见圣上,

“慎言”君奉天棱角分明的脸上冷眉肃穆,身形如松,昂然挺立,巍然不动,好似风雪不袭身般,不觉寒冷,

“唉,或许我说的是真的呢”玉逍遥见好友终于理自己了,跺着脚走走跳跳的到君奉天面前,还不带说什么,就看到君奉天的眉毛睫毛以及额前鬓发早已结霜,像个白了发的老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见玉逍遥指着自己大笑不止,君奉天嘴角上扬缓缓说道“你也同样”

玉逍遥闻言,伸手摸着冻僵的脸不信的说道“怎么会?”触手冰凉,玉逍遥哈着冰冷冷的手说道“哼,就算是真的,我也是最帅气的老头”

“想的不错…”

就在这时,听到远处传来两人说话声音,一人声音温雅清和,一人声音尖细谄媚,

“如此就多谢高侍职了”

“不谢不谢,觉相多礼了,以后啊还要您多照拂着……”

两人走近,就看到快要冻成冰雕的两位将军,长身玉立,威风凛凛,虽然脸上身上尽是雪花冰霜,

非常君面上不显,眼底却多了几分笑意,对高立高侍职微一抱拳说道“告辞”

路过玉逍遥身边,嘴唇微动,轻声道“甚好”

君奉天玉逍遥两人听言,对视一眼,就见高侍职一甩拂尘,尖声说道“陛下宣左冀上将军君奉天、右冀上将军玉逍遥觐见”

“是”两人同时应到,

虽然大雪纷飞,但长安城里依旧热闹如斯,非常君掀开厚实的轿帘,对随车小厮说道:“青衣你到陈记酒楼去买几只烧鸡,记得是我们常吃的那个口味”

“诺”

“速去速回,别凉了”

“诺”

回到府中,习烟儿已经等在门口,见非常君下来,高兴的走到他面前说道:“觉君觉君,我听说玉将军和君将军已经回来了,是不是真的”

非常君闻言,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笑着说道“是回来了,今晚就有劳习烟儿大厨做一顿美美的大餐,来打发好友们的胃了”

“真的么,太好了!”

“你可不要无理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又整蛊了什么”

“觉君~~我只是想让他尝尝我新研发的菜式,又不会对他怎样,”习烟儿晃着非常君的手撒娇道

“呵,我信你才怪”

每次玉逍遥来,习烟儿都会做一些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出来,倒不是不好吃,只是吧,那原料让人承受不来,

而每次玉逍遥那个吃货,都是见到好吃的秒进嘴,听完制作解说秒吐,还回回不长记性,

非常君摇头接着说道“这次换个人试吧”

“才不要嘞,君将军太无趣了,不好玩”

习烟儿拒绝道, 明明吃的都是一样的食物,玉将军听完就会有各种有趣的反应,而君将军则是在吃完后,面不改色的听完这道菜,是什么食材,怎么料理,如何做的,末了喝口茶水继续谈事情,一点反应都没有,无趣极了,

“十七公子呢”

“他~?!跟个狐狸似的,吃什么都谨慎的紧,没见过的从不动筷,都整不到他”

“哈,看来只有玉逍遥了”

“但今日不行,他与君奉天一路紧急进京,又路遇大雪封路,到现在还未休憩一下,已经很辛苦了,今晚只是小聚,等日后有时间了,我再邀他们前来可好”

“好吧,我叫人打扫越愔阁”习烟儿可惜的说道

“……不用,他们今夜不住在这里,”

“哎~??”

“别问了,你去准备吧”

“哦,好的”

天色将晚,子墨轩便以灯火通明,非常君身着浅黄色常服端坐在座椅上悠然看书,等待故友来访,

相府门外,玉逍遥与君奉天一同骑马来到,相府管家续浅接过缰绳,对两人说道: “两位将军快请进,老爷早已在子墨轩等候了”

“呦~,看来都已准备好了,不愧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玉逍遥边说着边快速走了进去,

君奉天摇头无奈,对续浅说道“有劳”

“好友,我们来了”

人未见,声先到,非常君放下书,起身相迎,看着身着常服神采奕奕的两人,柔声说道“看两位好友神色,似已休息过了”

“那就要多谢好友了”玉逍遥上前轻捶了非常君一下,示意感谢,

“我可什么都没做啊”非常君笑着摊手,又对君奉天说道“好友似乎清减了些,一路辛苦了”

“护佑百姓乃是本份,何谈辛苦,倒是没能赶上你的升迁之喜,抱歉了”君奉天有些歉意的看着非常君说道,

“两位好友一路平安无事,就是喜事”

“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

“好友……”

“你就别谦虚了”玉逍遥一手揽过非常君的肩膀,靠着他说道“这次要不是你即时向皇上请旨救援灾区,让救援军及时感到,模糊了时间,否则就我们无圣旨拨放军饷粮草,这条罪就够我俩进大狱了,还别说推迟进京这条了”

“嗯,还有在玄德门你的提醒,”

“对对对,你是不知道,皇上看到我和奉天满头冰霜的样子,那个心疼样儿,哈哈,陛下只留了我们不到半个时辰,就让我们回家了”

“那是两位好友洪福齐天,非常君也只是擦个边缘而已”

“切,你就是太谦虚”玉逍遥摇头说道,左看右看,没见到顾人怨的那个人,问道“十七呐?怎么没看到他?”

“早已派人通知,现下也差不多该来了”

“那我去迎迎他”

“好,那我先泡茶”

君奉天见玉逍遥离开,拿出准备好的礼物,有些紧张走到非常君面前说道“这是……礼物”然后郑重的对非常君说道“恭喜!”

非常君接过简朴的礼盒,清丽俊美的脸上漾起一抹笑,说道“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还在想着要不要跟你讨要礼物,你就送了来,那我可要好好看看了”

君奉天看着他别于平时的浅笑,一双琉璃瞳似都染上了点点炫丽 星光,夺人心神,一时迷了眼,恍了神,怔了怔神的说道“你别嫌它戾气重就好”

非常君打开盒子,霎时被里面的东西惊的说不出话来,

盒中横放一把镶嵌七彩琉璃的金黄色弯刀,刀鞘上是七星拱月的琉璃宝石,华美异常,刀柄则是古朴非常,只是顶端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展翅雄鹰,似要挣脱飞出,遨游天际一般,

无需拔刀,便可感其深深冷意直投人心,最主要的是在刀身末端上刻着两个字圣裁!

稍一推测,便可知其来历,非常君倒吸一口气,对君奉天说道:“君奉天,这可是……历宝国的圣裁?!”

历宝国早在四十五年前被天兆国所灭,其中圣裁宝器同一时间下落不明,这些年来,陛下一直派人追查其下落,均无所获,

“嗯,我在与旋爻国对战时所得”

“这……”

“放心,这物我已在皇上面前过了明路,皇上已将它赐予我,”

“皇上御赐之物,怎可再转赠他人,这可是欺君之罪”非常君麻利儿的盖上盒子,想了想又拿了个布袋包上,放到君奉天手里,说道“礼物我容许你晚几天补给我,这个你收回去”

君奉天看着非常君认真的神情,脸上不禁露出笑容,放缓了声音说道“这礼物我是过了皇上的眼才送你的”

“啊?”

“你安心收着便是,圣裁弯刀在历宝国是制裁之刃,在咱们天兆国只不过是一把防身武器,不具其他意义,”

“可是――”

“你一向不喜舞刀弄剑,平时连个防身武器都没有,这把弯刀小巧玲珑,正适合你用”君奉天把弯刀再次放到非常君怀里,让他收起来,“放心,无事”

“什么有事没事的奉天”玉逍遥手里拎着两坛女儿红,高兴的走进来,举着酒说道“看,我拿到什么宝贝了?珍藏20年的女儿红!”

“嗯”君奉天挡住玉逍遥的视线,拉着他往膳厅走去,

非常君也不再多说什么,将弯刀放好,也一同前往膳厅,就见玉十七拿着流光玉夜杯优雅的品着美酒,

“喂喂喂,小十七,人家主人还没到齐,你就先动手了不合适吧”玉逍遥说完还没等坐下,就伸手拿了一个大大的鸡腿吃了起来,

瞅着玉逍遥那没出息的样,玉十七嫌弃的转头当做没看见,对正了八经的君奉天吊着语气说道“辛苦你了”

“喂喂,辛苦什么,我家奉天可不像你那么挑剔”

“呵!”

“咱们四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两位就一人少说一句,多吃一些美食,说一些美景韵事岂不快哉”

玉十七见状也不在多说什么,四人边吃边聊趣事,不知不觉已月上中天,

玉逍遥扶着喝多的玉十七进到马车里,一不小心趴在里面起不来了,玉逍遥懒得挣扎,就伸出手摆了摆,算是告别了,

君奉天牵着缰绳,对同样晕乎乎的非常君说道“我送他们回去,你也快回屋吧”

“嗯,你也喝了不少,路上注意点”非常君摇着脑袋,艰难的拉住那一丝清醒神志说道,

“嗯,续浅将觉相扶回去吧,别受凉了”

“无事,我看着你们离开,就回”

君奉天一跃上马,看非常君仰着头眼神迷离的看着自己,想了想说道“过几日年假,可否邀请觉相来我将军府小聚,”

“嗯,好啊”

“那便定好了,续浅管家别忘了到时提醒觉相”

“是,将军”

“驾……”

将人扶到屋里,续浅端来解酒汤,喂非常君喝下,见他抚着额头,怕他有不适,便问道

“觉相,可有不舒服”

“没,你去休息吧”

“是”

“等一下,这是什么”非常君拿着毛绒绒的皮子问道,

“觉相,这是君将军来时交给小人的,说是给您的礼物,小的见成色不错,想先让您过一下目,再做安排”

“嗯,你下去吧”

见人离开,非常君解开衣服,躺在床上随意的盖了被子打算睡觉,

这时有一人影缓步走近,手拿羽扇啪的打在非常君脸上,阴恻恻的说道“不许睡”

非常君眼不睁的拿被子盖过头顶,有气无力的说道“困”

似撒娇的语气让来人怔了一下,摇了两下扇子,觉得不甘心伸手掀了他的被子,冷声说道“圣裁弯刀会给你带来多少麻烦,你不会不知道”

非常君无奈的扯过被子盖好,说道“不是我,是君奉天有麻烦了”

“他?!要嫁祸与你?”

“过了明路这把弯刀就毫无意义,算计他之人计划亦落空,那么他的下一步便会提前,这就是君奉天的机会”

“君奉天利用你”

“不,圣裁弯刀对算计他之人已无用,但对我算是一道保命符”顿了顿,艰难的睁开眼睛对来人说道:“今晚就劳烦你为我守夜了,小弟”

说完,睡死过去,

越骄子摇着羽扇走到白狐皮子旁边,心里冷哼,君奉天,令人厌恶的人,哼!

―――――――――――――――――――――――

热热热热…热死了!!!

瓜饺椒烟 都是个体 极度ooc

四兄弟,瓜饺椒大习烟儿一轮,都是同一天生日,

算是生贺文吧, 不喜勿入! ――――――――――――――――――――――

明月不归沉一大早起来就热热闹闹的,原因自是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今天是人觉非常君的生日,当然也不止他一人的生日,

“饺子哥快起来了!”习烟儿手一掀,露出赤条条的白面青年,

“嗯~一会的”越骄子把枕头压在头上装睡,

“不行不行不行,大哥早就起来准备了,你还在偷懒”

“哎呀~小烟儿,我才睡一会儿,我再补补眠,啊”

“活该!谁让你昨晚通宵的,快起来,今天可是咱们四人的生日,不许偷懒!”见人还不动,习烟儿拿起放在一边的鸡毛掸子在越骄子身上划来划去,认真的骚扰要睡觉的人,

“哼,红角哥都出去买菜去了,就你赖床”

“停停停……!烟儿小祖宗!我起我起”说完越骄子爬起来仰头大叫“老天啊!为什么非得今天过生日啊,明天不行吗!”

嚎完就听远处传来非常君的声音“叫什么呢,快来吃早饭,一会好友来,就没你份了”

习烟儿见任务完成,鸡毛掸子一扔,蹦蹦跳跳的走到餐厅,说道“大哥一会吃完饭,咱们先做什么啊”

每年大哥过生日都会做不同的新鲜美味的食物,还有不少拿手好菜,还有新酿的水果酒,啊,对了还有水果蜜酿,习烟儿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非常君说道: “大哥,一会咱们先把水果蜜酿搬出来吧”

非常君一听就知道自家小弟嘴馋了,笑着说道:“一会让你二哥三哥去就行,你帮我做饭”

说完就见越骄子只穿了个大裤衩子光着上身晃悠出来了,头发还支凌八翘的,显得非常个性,

“吃什么呀哥”

“……水晶虾饺,你赶紧去梳洗,像什么样子,”非常君见习烟儿的牛奶喝完了,又给他添了一杯,“烟儿,在喝一杯”

“切,再怎么喝,他也白不了”掐着习烟儿的小黑脸,无视他微小的挣扎,越骄子笑呵呵的说道,

“你又欺负我,我要告诉三哥,让他教训你”习烟儿挣扎不开,只能用家里武力最高的三哥威慑二哥,

“怕他啊”

非常君走上前打掉他的爪子,揉着小烟儿的脸蛋对越骄子说道“你少欺负烟儿,快去洗漱打理好自己,刚才玉逍遥打电话说今年早来,要帮忙”

“他――帮忙?!呵,那估计咱们咱们晚上也吃不到了”

要那个大吃货来帮忙,边吃边帮忙吗?!那还能有剩了吗!

“要我说大哥,咱们就把大门一锁,挂上出游的牌子,咱们自己在家潇潇洒洒的过一天多好,”越骄子刷着牙咕咕哝哝提建议,

“越骄子,你是不是又皮痒了”

每次过生日都要作点妖,不成功还好,作成了哪回不是当天没事,第二天挨揍,就这样还是乐此不疲,年年折腾,

“噗……呸,要不是你偏心,我也不至于年年被抓”

“帮你,我良心过不去”收拾完手里的东西,非常君对习烟儿说道“烟儿,咱俩去拿密酿吧,让你饺子哥收拾”

“好啊好啊,二哥走啦”

“去去去,就知道馋嘴”

当习烟儿和非常君捧着密酿和水果酒回来时,越骄子已经穿着画着哈密瓜的围裙炖大骨头,手上也不闲着,处理着新鲜肥嫩的大鱼,

非常君看着身边的习烟儿,又看着脸上挂着不愿,但手脚麻利非常的越骄子,温美的脸上笑容蔓延,越发灿烂可掬。

“大哥,想什么呢?”冽红角拎着两大袋子新鲜的水果蔬菜回来,就看到大哥笑颜如花的,不知道笑啥,

非常君回眸一笑说道:“开心!”

只愿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相同!
―――――――――――――――――――――――― 写的有点急就到这吧,后面就是吃吃吃了,我就不写了!
最后一句我改了,希望觉君每一年每一天都有爱他疼他护他之人,陪着他幸福的在一起!

🌹️🌹️🌹️🌹️🌹️🌹️🌹️🌹️🌹️🌹️🌹️🌹️🌹️🌹️🌹️🌹️🌹️🌹️🌹️

我家椒椒的黑长直啊啊啊啊啊!!!!

被风儿吹着飘啊飘!好想摸两把(≧3≦)!!!

瓜瓜竟然还有哥哥,好开心!!!总算瓜幼年还有几个真心待他的人!!!

不再是只有那些恶心的玩意操弄他了!

瓜,期盼你早日弄死那个老毒妇,并且收复鬼域,安全退隐!!!🙏️🙏️🙏️🙏️🙏️🙏️

霹雳布袋戏

《丹心涸血》 极度ooc

天地人法越默 微贵乱

架空 武侠 BE 人物有原创 不喜勿入

说不定就鸽了,追文需谨慎!

第一卷

1

大雪纷飞,天地白茫茫一片,看不清前路,北风呼啸,冬寒入骨,使人寸步难行,

“玉逍遥呢”君奉天拍落身上的雪花,四处不见人影,问道,

“回将军,玉将军到前方查看路况”

君奉天闻言,皱眉看着飘飞大雪,皱眉说道:“胡闹!战尧,着大军寻避风处安营扎寨,吾去寻他”

“是,将军”

白芒一片,君奉天骑着马手握缰绳环顾左右,循着友人习惯,踏马前行,走了盏茶功夫,就见前方出现一个黑影,君奉天手握长剑屏息静待,

老远就听那人叫到 “奉天,奉天是你吗”

“是我”

听到君奉天沉稳回答,玉逍遥架着马来到他面前,举着手里的战利品,开心说道:“看,超肥的兔子,今晚加餐”

君奉天冷觑:“擅自离队,该当何罪”

“……哎呦奉天啊,我这可不是擅自离队啊,我这是当了一回斥候,打探消息,”说完讨好的眨着眼睛,以期那人能稍信一分, 一分就能掰成十分嘿嘿,

君奉天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人,摇摇头不言,抬眸远望,大雪下的分不清天地界限,说道“走吧,先回去”

“好嘞,这么肥嫩的兔子,有口福喽”

君奉天看着玉逍遥得瑟的甩着肥兔子,想到了某人一手的好厨艺,冰冷的脸上难得有半分缓和,无意中看到一只雪狐飞速跑走,握住缰绳,打马追去,

玉逍遥绑好兔子,在抬头已不见好友身影,只听声音远远传来:“你先回营地,吾去去就回”

“哎哎哎……!这……,切,还说我呢”见人已不见踪影,玉逍遥摇头喃喃自语的骑马回营地了,

“玉将军?君将军呢,说是去找你了?”副将战尧见只有玉逍遥一人回来,疑惑问道,

“你家将军一会儿就回,放心吧”看看都已经处理差不多的营寨,解下兔子扔给战尧接着说道,“来,把兔子收拾干净,今晚加餐”

“好嘞将军”挥手让人拿下去处理兔子,牵着缰绳,对玉逍遥说道“玉将军你先回帐篷里暖暖吧”

“嗯嗯嗯,这天太冷了,都快冻死逍遥哥了”

“您先进去,等将军回来了,我在通知你”

“行,你忙去吧”说着玉逍遥拍掉身上的雪,走进营帐,拿起烧好的热水,喝了一口, “啊,活过来了”

活动一下冻僵的手脚,转身走出营帐,到营地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吁……吁” 君奉天打马进入营地,利落下马,战尧见到,小跑过来牵住缰绳,对君奉天说道“将军,玉将军在一个时辰前回来了,现在应该在营帐里”

“嗯,把这几只狐狸处理干净,皮毛别弄脏了碎了,我有用”

“是,将军” 进到营帐,就见玉逍遥通红着脸,大大咧咧的半躺坐在座椅上:“你做什么了?”

“没做啥,刚才出去帮忙冻的”玉逍遥搓搓脸说道,见也是在外刚回来的人一点事都没有,接着说道“奉天啊我有时真怀疑,外面的大雪天是不是你家亲戚,你看你整天冷着一张脸,现今是不是也不觉得冷啊”

“少说胡话,说说情况吧”

“情况没有,就是这大雪封路,估计咱们是赶不上了”抿了一口热水,玉逍遥有些惆怅的说道,

君奉天看着回京线路图,想着离那人封相,还有七天,内心焦灼不已,

玉逍遥见人不动,起身倒了杯热水递给君奉天说道:“没办法,咱们也尽力赶时间了,谁让大雪无情,阻断去路的”

“嗯”

京城

非常君府邸今日热闹非常,来客往来不亦乐乎,

“恭喜恭喜,非常君进位首相”

“同喜同喜,林大人客气了”

“恭喜,恭喜非常君得陛下赏识,年纪成为首相”

“共勉,以后还要多多劳烦蓝大人提点”

非常君身着厚实的毛皮披风,在相府门口,迎接宾客,长身玉立,温润如玉,温谦笑意挂在嘴边,迎来送往,笑意不绝,

“觉相,十七公子已在润玉阁等候了”相府管家续浅小声对非常君说道,

非常君闻言,抬头看着遥远的城门一眼,心知两位好友恐怕真赶不回了,内心一叹,温声对管家说道:“我去润玉阁,这些宾客你好好招待,我一会便回”

“是,相爷”

润玉阁中,玉十七手执玉盏,浅尝一口,品味片刻后说道:“茶虽非好茶,但手艺不错”

“哈,好友还是这般挑剔”非常君推门而入,看见那人坐着从自家带来的檀香木座椅,还在顶上铺着厚厚的狼毛垫子,笑意从温眸中溢出,说道: “我家这粗茶自然比不过好友家的珍贵茶种,就不知我今日有没有荣幸能一品那九珍宝茶呢?”

“哼,就知道你惦记它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惜每年就那么点,我都喝不到”说完,拿出两个礼盒,推到非常君面前上,说道:“看看吧”

非常君闻言,直接打开礼盒,讶异挑眉说道“好友,这……太贵重了”

两个礼盒,一个是琉璃暖玉,看其玉色必是千年精品,价值连城,

另一个则是形似腰履的软剑,是用天外陨石打造完成,非常人能锻造而成,也非常人能得到,可说是天下独一无二,

“暖玉是玉逍遥收到你升职的消息特意嘱咐我送你的,要不是他被大雪挡住,应该由他送你,这软剑也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你别嫌它戾气重就行,”说完, 一挥手,下人又将一样礼盒送来,玉十七拿过放在桌子上接着说道“这是我家老爷子送你的,你也打来看看,那老头神神秘秘的都不让我看”

“这……好友,多谢”说完,非常君打开第三份礼物,诧异道“这是,九珍宝茶?!”

玉十七讶异抬头,惊问道“什么?我看看!”

看着包裹严实的小礼盒,虽然只有一盒,但也足有一两了,非常君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笑,随后,遣人拿来烹茶的工具,煮了起来,

就在快煮好时,习烟儿推门进来,对非常君说道:“觉君,客人都已来齐,您该到前厅接待了”

走近闻到一股别于普通茶水的馨香,习烟儿瞪大眼睛对非常君说道“这是什么,好香啊!”

玉十七哈哈一笑,对非常君揶揄说到“觉相,辛苦你了快去接待客人吧,此茶,我就一人享用了”

不舍的看着马上就能喝道的心心念念的珍品,摸摸习烟儿的头,痛心疾首的说道“好友,千万给我留点啊,”又对习烟儿说道“烟儿,你就留在这里接待你十七哥哥吧”

“好的觉君”

“去吧去吧,我还能都喝了不成”

夜晚,一天的喧嚣散去,非常君扶着喝醉酒的玉十七上马车,轻声的责备说道“喝这么多酒,明天有你头疼的了”

“我没喝多”玉十七一个脚不稳,趴在非常君怀里,挣扎不起来了,趴在那哼哼唧唧的也不愿动了,

“是是是,你没喝多,是我喝多了,来慢点”,把人轻柔的放躺,见他拽着自己的衣服,不肯松手,无奈把披风脱下,盖在他的身上,确定没什么需要注意的,

非常君跳下马车,对车夫说道:“回去的时候慢慢走,别颠着他了,我叫人护送你们”

“多谢觉相”车夫一抱拳说道,

“嗯,去吧” 马车慢慢离去,越走越远,车里原本躺着的人,微挑起车后帘,清明锐利无一丝酒气的眸,紧紧盯着越来越看不清楚的冷的颤抖的人,缓缓垂眸,不知在想什么,

见人走的见不到影了,非常君收回目光,转身进府,续浅见非常君披风不见了,急忙脱下自己的给他披上,说道“觉相,这……”

非常君摆手拒绝,说道“无事,你们也累了一天了,收拾收拾休息吧”

“是,觉相,热汤已备好,您也沐浴休息吧”

“嗯,去吧”

非常君回到卧室里,脱下棉服,进到热汤里,深舒一口气,忙碌的一天的身体,总算能休息一下了,

这时巨大厚重的四时屏风上出现一抹黑影,非常君眼也不睁的说道:

“你来了。” ――――――――――――――――――――――――

细数我挖的坑也不少😂️!

就这样还想开新坑!我也是醉了(›´ω`‹ )!!!

天地人法喵的日常

极度ooc 无CP 不喜勿入!

设定:天迹喵地冥喵是挪威森林猫,人觉喵是西伯利亚猫,法儒喵是缅因猫,

3

排排坐,齐哀哉,天地人法喵趴在阳台上可怜兮兮的看着越走越远的主人们,瘫坐一团,呜呜咽咽的,好不凄惨,

原来,在玄尊和君奉天等人拉锯与君奉天等人和玄尊谈判近三小时后,因双方没有达成共识,君奉天等人被玄尊大手一挥,赶出家门,并扬言日后没有他的允许,四人别想见四喵,

不过好在,这三个小时里,四人与四喵达成了共识,四喵在这里好吃好喝的别委屈自己,剩下的君奉天等人想办法,

别走,呜呜呜,我不要和它们在一起啦!会饿死的,天迹喵扒拉着防护栏哀哀叫着,

地冥喵高傲的扬起头颅,正打算开一波嘲讽,就看到法儒喵拍着天迹喵在安慰它,

法儒喵:不会的,以后我的分一半给你,

天迹喵星星眼:真的吗?!!法儒喵你太太太可爱了!!

…………可爱?!!看着“膀大腰圆”“大腹便便”“脸大似盘”的法儒喵,这是可爱?!!!

地冥喵生气了,一套无影脚,把毫无防备被打,一脸懵逼的法儒喵踹到了地上,随后一脸嫌弃的对天迹喵说道:吃吃吃,也不怕变成大胖子!

你你你……!竟敢打我饭票,不可饶恕啊啊啊啊!!!

天迹喵嗷嗷的扑向地冥喵,左右开弓,两只喵开启了无影爪打架模式,

还在悲伤的人觉喵被这一连串变故弄憧了,怎么又打起来了?!!舔舔爪子,想到真是喵随主人,那两铲屎的一见面就掐,这俩喵也是,以后的日子不会平静了,唉,忧伤啊!

随即优雅的跳下阳台,走到还想上来劝架的法儒喵面前,

人觉喵:走吧,我看到新任铲屎的倒了新猫粮,咱们去尝尝,

法儒喵:可是他们……

人觉喵:如果猫粮好吃,叫它们一起吃,这样它们就不会再打架了,

法儒喵:这……

人觉喵见法儒喵还在犹疑不决,耸耸肩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人间的凡猫不知食物的魅力!

法儒喵看了看还在练爪的天地喵,再看看向食物进发的人觉喵,想了想也跟了过去,

吃饱才有力气劝架!

人觉喵走到四个大猫碗前,挨个闻了闻,发现有一份是今早上那个,剩余三个也是没吃过的新粮,挑了份最和心意的吃了起来,

不错不错,这个我喜欢!

法儒喵走了过了随意的挑了一份吃了起来,正好就是那份人觉喵不喜欢的,

人觉喵瞅了一眼,扒拉着猫碗走到一边接着吃,顺便对着还在掐架的天地喵叫唤两声,示意它们快来吃饭饭,

天迹喵听到叫声,登时也不理地冥喵了,三步并两步跑到猫碗前,也顾不得哪个,把脑袋塞到一只碗里,大吃特吃起来,

啊啊啊好好吃(✪▽✪)!

地冥喵哼了一声,优雅的走到剩下的那个猫碗面前,闻了闻,皱眉,歪头看到人觉喵护着它的猫碗吃的正香,走过去闻了闻,不爽纠结的看着人觉喵,

地冥喵:它的好像比我的好吃,但是那是它的猫碗,而且它又吃了那么多,

不对!!!明明就是它先挑了最好吃的那份,把最不好吃的留给我了!哼哼哼(ノ=Д=)ノ┻━┻!没想到你人觉喵长的可爱软萌的却这么狡诈!

完全忘了它是因为和天迹喵打架才耽误吃饭的!

人觉喵一抬头就看地冥喵怒目圆睁的看着自己,吓了一跳,心里犯嘀咕,我没惹到它吧,想着歪头,努力扯了一个微笑,

人觉喵:怎么了地冥喵?你不饿吗?

地冥喵:哼!

人觉喵:???

快把自己埋猫碗里的天迹喵,难得抽空抬头就看到地冥喵昂着头瞪着人觉喵,而人觉喵无辜无助的看着它,简直太欺负猫了!!

天迹饭也不吃了,走到人觉喵面前,护着它对地冥喵说道:不许欺负觉喵喵!

你哪里看到我欺负它了!地冥喵见它又杠自己,眼一眯,就要怼天迹喵,却看到天迹喵抽着鼻子一闻,紫色琉璃般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人觉喵的猫碗,闪闪发光,舔舔嘴角,讨好的喵喵叫,

天迹喵:好香(✪▽✪)!觉喵喵~~~!

人觉喵:――要不你也吃点?

天迹喵:觉喵喵~~~你最好了!

说完,天迹喵欢快的吃了起来,

地冥喵:没出息样!

地冥喵围着人觉喵转了两圈,不时的瞥一眼它猫碗里的猫粮,见那个没出息的吃的贼快,但又自己不好意思低头去吃,内心好气!

人觉喵见状好脾气的叫到:地冥喵,在不吃就没了哦,快点来吃!

好……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吃点吧,地冥喵傲娇的低头把天迹喵挤到边上点,也吃了起来,

法儒喵吃了半天,抬头一看都围着人觉喵的猫碗吃了起来,也走了过去,对着人觉喵问道:人觉喵,它们怎么都吃你的?

人觉喵:可能我的比较好吃吧,

法儒喵听完,走上前闻了闻,还没开口说什么,就见人觉喵一只爪子横在面前,犹豫的说道:你吃了我不喜欢的猫粮,味道不好闻,

法儒喵头也不回的说道:以后不吃了。

人觉喵看了看不远处的新任铲屎官,想着都吃这个味道的猫粮,那个不好闻的猫粮,是不是就不会再出现在我们的猫碗里了!

人觉喵收回爪子,挪出点地方,四只喵围着香喷喷的猫粮你一口我一口吃了起来,

远处麟凤见四只猫咪吃的正欢,让应龙拿起它们喜爱吃的猫粮,添了一些, 对应龙说道“以后买的猫粮都让人觉喵鉴定一下吧”

应龙笑着回到:“好啊,哈,人觉喵这一点很像非常君少爷”

――――――――――――――――――――――

感觉写的不太好,有什么意见大家可以提一提,或者有什么想看的小片段,也可以提出来,或许就写了呢😊️(才不是因为快没脑洞了呢)

欢迎评论啊亲们!

决定了,写一个天地人法越全BE的文!。









……………………………………或许会写吧!啊啊啊啊    长篇写起来太痛苦了!